公众号

骑车去拉萨

- - 阅 448

一、

5月23日,开始骑行的第一天,从丽江出发到虎跳峡镇。路不算难走,都是柏油路,但是自己适应不了连续爬坡,感觉很累。最出糗的是骑到差不多20公里的时候,老谢开着车带着梅花(可爱的狗狗)给我送MP3来了,我竟落下了MP3,老谢说要是我们是包车旅游玩的客人他就肯定不送过来了,想着骑行路上可能会要听的。着实让我糗了一把。

老谢的客栈叫“老谢车马店”,老谢是杭州人,给我的印象最深的是,经常教育他的员工,“我们店不是什么客人都接的!”他的店门口酷酷的贴着“恕不接待西装革履者”,他的店员果然也在跟一位西装客说你要是住我们店还是把西装脱了吧,呵呵。

喜欢梅花和花卷狗狗,花卷还小,可能是长牙,老拿梅花开练,梅花有时候就把花卷压着睡会儿,像个宽厚的长辈对一个调皮的小孩,看着他们会有很温馨感觉。
  
令人不爽的事儿是住多人间的时候,一位女客人跟我搭话,后来到我的床边,看到我的大瓶润肤露,说借她搽一下。我说没问题,结果好搽完脸就松了BRA搽胸腹,又拉下些裤头搽腰臀大腿,最后竟抹了脚!瓶身上还遗落些润肤露,我借着擦掉落下的这些,用湿纸巾把瓶子整个抹了一遍!
  
快骑到虎跳峡镇的途中,遇到卖草莓和桑椹的,买了些来吃,很香,想家了,想爸爸妈妈了,我来骑行没跟他们说,只说出来旅游了,希望可以平安回家看爸爸妈妈!

骑车去拉萨
(出发前骑到束河先熟悉一下车,买它后到这会儿才再次跟她亲密接触!)

骑车去拉萨
(梅花压着花卷睡着,我也凑热闹,呵呵)

骑车去拉萨
(正式出发,先合影一把,除了我,全是玩车高手们。)

二、

在虎跳峡镇休整一天,这种休整对我来说太有必要了,没骑过连续20公里的上坡,没试过一天在高原上骑80公里。而今天要骑的是一出门就40公里的上坡,而后平路到香格里拉(中甸),总路程100多公里。同伴们说没关系,撑过今天就好了,就适应了。这一路骑到快疯掉,中间有段时间非人和阿辉轮着推我,曾经一度认为,拉萨拉萨就是骑在车上被拉噻(四川话发音)。

骑到小中甸的时候,Eric说饿到没气力了,其实我也是,只是不好意思说。就停下来在路边的店里吃炒饭,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好在这里的七八点太阳还没落下山去,我们在天黑前到了香格里拉古城。

遇到了可怕的事情,到古城找到阿管推荐的“滇藏驿楼”,放下东西先去吃饭和“马杀鸡”,好晚回客栈,结果进房间发现床上到处是老鼠屎。小林老板一副“出门在外讲究什么”的鄙夷眼光,让我换个房间。这个所谓的藏式客栈极其邋遢,床底下根本没法看,狗屎都有好几处,好在干燥了。这晚我怕还有老鼠,开着灯睡下,结果还是一晚上没睡好,简易的棚顶上,老鼠打了一晚上的架,我拿着书拍着声也撼不动它们,当然也没撼动“小林老板”。

第二天在香格里拉休整,同伴们去松赞林寺等逛逛,我没太大兴趣,买完了第二天的一些食品储备后,回去洗衣服,结果洗完衣服,回房间发现几只猫般大的老鼠正在床上蹦哒,已经咬烂了塑料袋,吃掉几根脆皮肠了,我进门时,它们还在犹豫的看我,想着是否放下美味走人吧。想着小林老板昨天的眼神,我强忍着收拾残局,想着算了,凑和一下忍一下就过去了。可倒好,棚顶有个老鼠同志不知道是被什么夹住了还是卡住了,一边挣扎一边叫,那个叫得真是惨烈啊,我听得寒毛直竖,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好在这时,店里的小妹在隔壁也听到了,好半天才招得“小林老板”拿根棍子爬到床上,对着棚顶一顿混捅,给了我一解决办法,再换一个房间,那个房间棚顶是木的,封起来的!

其实没什么差别的,同伴的房间就在隔壁,跟我的一样,棚顶是木的,封起来的,结果非人的驮包被咬了好几个大洞,我一针针的缝着,“小林老板”跟没事人一样哼着小曲儿,或许还用昨天的眼神在后头看我缝包呢!

骑车去拉萨
(虎跳峡镇到香格里拉路上看到的木桩)

三、

5月27日,这是骑行的第三天,在香格里拉又休整了一天,因为在那个“老鼠窝”休整的缘故吧,我得出结论:我更喜欢骑行而不是休整。

今天的路程是从香格里拉到奔子栏,再到书松,因为紧接着第二天要爬传说中的白马雪山,要赶到书松,所以今天的骑行距离是110公里,又是我的新纪录了。前面一直还好,先是上山差不多15公里,然后一直下坡,有美丽的那帕海草原陪伴,一点也不觉得累。
 
下坡的时候有点怕,但也没比同伴慢多少。下到河谷的时候象进了非洲,热得要命。但是河谷口的时候风又大的陡坡可以不捏刹车。途中遭遇了一支从广州出发的自行车队,全部轻装,到奔子栏的时候才知道他们还有后备车,而且清一色的女子后援团,着实让我羡慕了一把。我的行李中,户外鞋由Eric帮我驮着,相机由阿辉帮我背着,所以大部分相片不是我自己拍的,这是我最郁闷的事情。
 
过程远远比想象中的要难得多,累得多。22公里也比想象的长的多,远得多。盘山公路怎么盘都盘不完,真的快把我逼疯掉了。往香格里拉的路上,阿辉因为推着我走了好多路,结果第二天咽炎复发,又去吊瓶了,队友们责怪是因为推我累的,所以今天我谁都没让碰一下,我要自己走完全程,也要为明天爬白马雪山作好准备。
 
快到书松的时候,我真的累得想哭了,刚好遇到一群孩子,先是一群女孩,她们喊着阿姨你好,还敬了个少先队礼,我就把眼泪忍回去了。然后到村口的时候又碰到一群男孩,他们也跟我打招呼,我喘着粗气回应,又觉得不好意思,就边喘气边说对不起我骑不动了,谁知道他们“呼啦”一下围上来,推着我的车子跑起来,我的车子像是被发动了,简直是飞起来了。结果是,阿辉骑着Eric的车子追了我一路,因为我“飞”过了借宿的旅店!

四、

骑行的第四天,过白马雪山垭口。因为网上的攻略总是把这部分路程述说的无比艰难困苦,住店的老板接待过挺多骑客,也推荐早上四点半出发。于是,我们也在四点半起床,收拾一下,每人吃了包泡面和一个煮不透的鸡蛋,我不爱吃整个的煮鸡蛋,就只吃了一包泡面。

五点钟,出发。天都还没亮,我没带头灯,就着阿辉车龙头上的电筒光向前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路面,极其紧张的呼哧呼哧骑了个把小时,根本没心思想其它的,全部神经都崩得紧紧的,跟着本就在路面上晃来晃去的一小束电筒光。清晨,很冷,却骑得满身大汗,大部分汗是因为紧张。
 
差不多一个小时,天才算亮起来,才走了5/6公里,可我已经饿得不行了,大部分的泡面可能全因为紧张而消耗了。骑了10来公里就出现了传说中的弹石路面,屁股都震开花了。顾不了看突然出现的雪山,顾不得跟在山上放牦牛的藏民喊扎西德勒,只是一寸一寸的向前挪着。
 
在一个大拐弯口,我已经不知道骑了多久了,住店老板竟坐了车超过我们,并给我们指了条老路,那条路弃用已久,沙泥路面,路面比弹石路要平些。看着弹石路面在山岗上的盘走,心里发怵,加上老板的推荐,除了Eric想要搭车,选择原路。非人体力太好,早就先飞走了。我们三个就选了看上去似乎好一点的老路。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选择才成全我自己走完白马雪山的整个行程。老路并不好走,路面太松,很容易滑,却很静,常常遇到牦牛群闲散的走着,我们的闯入,它们用大大的眼睛警惕的看着我们。
 
下了车就不想再上车骑,饿得眼睛都冒金星了。一路把库存的大白兔奶糖、牛肉粒翻出来嚼着,但是一点都不顶用,同伴也骑不动了,骑一段推一段,我发现推着走更累,就一直坚持骑,骑一小段歇一会儿,最后发明了一个方法,配合了脚踏频率和呼吸,踏一圈数一个数,坚持数到300或400,才让自己下车歇一下。同伴问我,我说我数羊呢,数到300只就停一下。同伴笑我,说你数牛吧,牛比羊大,可以走多点!
 
噩梦般的白马雪山第一垭口,总共30多公里的上坡,花了近9个小时。爬到快崩溃,大部分原因是太饿了,我真的饿到快疯掉的感觉,终于到第一个垭口,冲进一个挖虫草的藏民帐篷,狂吃一顿泡面!
 
今天一直翻了三个垭口,所有的感觉只有饿!要不是最后一直看着梅里雪山往前骑,我可能中途就罢骑了。梅里的美丽,有她神秘的力量!
 
五、
 
5月29日,骑行的第五天。昨天没办法骑到飞来寺了,到德钦我已经饿得想死掉了,德钦到飞来寺还有十几公里的上坡。大家在德钦住了一晚上,第二天睡了个懒觉,吃了午饭才出发去飞来寺。
去飞来寺直面梅里的美。
 
六、
 
那一年头一次见梅里的时候,就很想留下来,守着她过一辈子。再次见到她,她一如既往的兀自美丽着,全不顾你来了,他来了,我们来了。
 
5 月30日,我们骑行的第六天,不知道是因为翻过了白马雪山,还是梅里的兀自安静,我的心似乎也安静下来了,没了出发前的兴奋,没有翻山前的紧张,似乎没有了一切心理活动了。虽然出发前喧闹着在梅里前合影,还有游客也哄着一起留念,但是自己心里好像激不起什么水花了,只知道骑,继续往前骑。
 
从飞来寺下了16公里左右,原来的柏油路变成了土路,路况变差了。但是本来的心静和30公里的连续下坡让我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思,直到路况越来越恶劣,特别是过了佛山后,时不时遇到塌方处,也遭遇了非人的第一次爆胎。我的意识被满路的石块找回来了,我几乎是全副心思都放在腿上手上了,那会儿要是让我凭感觉画画,我可能能画出一头在自行车上只有手脚的怪物!连眼睛也不见了,因为你根本不用挑路,哪里都是乱七八糟的石块,没有路面,没有路基,只有石块,这会儿想起白马雪山的弹石路简直是天堂了。
 
要是说用得着头脑的话,也只是用来祈祷,祈祷不要遇到突然塌方。特别是经过塌方处的时候,偶尔有块小石头滚下来,清脆的打在车架上的时候,怪物才会把心找回来紧一下,暗自祈祷千万别整片塌下来!
 
渐渐的不断遭遇工地和上坡,知道到了攻略上说的最后的8公里上坡,手已经震到快失去知觉了,时不时问一下修路工人还有多久到盐井,回复竟然总是8公里。我们在石头上一点一点的前进着,应该是挪着,终于在八点多的时候在一个转弯处可以看到远远的盐井。停下来在工地的小卖部买了点冰红茶补充快喝完的水,想着总是快到了。
 
再次出发的时候,一位工友说姑娘你慢点骑,可别跟男人去比。当时我想,我肯定行,就算推我都要推到盐井。结果,正如我想的,最后,我们真的推着车进盐井。骑不到半小时,天就黑了,就算有电筒,满路是石块,什么形状的都有,而且一边是悬崖,一边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塌方的山崖,绝对不能骑了,就看着盐井的灯光推着车向前。山路像跟我们开玩笑,明明看着盐井的灯光,可走一段拐进一个山湾,好不容易又看见盐井的灯光了,又拐进一个山湾。可能因为在这样的路上骑着,大腿肌肉开始疼,怪物忍着疼,一步步向前。这时候,梅里啊,安详啊,全没了,跑得无影无踪,只知道一步步往前,看见盐井的灯光走得想哭。
 
最终还是没哭成,因为先到达的非人打电话来,他已经找好了吃饭的地儿了,还有一个消息是整个盐井停电。怪物边走边想,没什么可哭的了,一是快有吃的了;二是满以为盐井会灯火辉煌的迎接我,毕竟到盐井就已经进藏了,多少可以激动一下,可现在差不多是从黑暗走进黑暗,还有大把事情等着应付呢。
 
这样的路,今天也走了103公里,也算是个纪录,怪物苦笑一下。
 
七、
 
5月31日,今天不骑车,盐井到芒康的路跟我们进盐井的路一样的烂,还得翻两个垭口,所以决定搭车,这是团队的第一次搭车,也是这一天,我犯了严重的错误。
 
在住的旅店门口跟中巴车司机说好了价钱,我很自然的以为就行了,到时付钱给司机就好了,结果中巴车又开到一个地方,上来一些人,但车没再开动了,过了会儿,司机说下车休息,要等另一些约好的客人吧。
 
我先留在车上写明信片,后来也下车去屋里休息,大伙儿还一起吃了炒饭。但是就是一直没去问一下情况。等另一辆从飞来寺来的客车到了,下来好多客人去屋里转个圈就上我们的车了,而且都拿上了票,还是一票对一个座位,直到我们的座位都让给有票的人了才知道上当了。司机才在那儿说这是车站,在这里买票的,你们不知道吗?我只能暗呼上当,要是自己多问一句也不会让别人钻这样的空子。吵是吵不过来的了,票都已经卖给别人了,吵也没意义,同伴们怪我没买票也不理直气壮,他们在屋里待那么久也没问一句。自行车已经装在车顶了,斟酌一下,还是决定走,挤在中间的长条凳上,腿也伸不直,震得屁股开花就站起来想站会儿,可看到车窗外的万丈深渊,车在那么烂的路上,贴着悬崖边颠簸着却又飞快的盘绕而行,况且车子里装了多得不能再多的人和行李,用胆战心惊来形容都不够表达当时的害怕。
 
顾不得车里的烟味、酒味、各种臭味,能让屁股一个姿势坐到实在不能再坚持,换个姿势再坐,尽可能不站,尽可能把眼睛闭上。Collins在拍悬崖、险路时配解说,掉下去还够时间发个短信给妈妈,我就开始想家,想爸妈,想着想着就睡着了,颠醒了又强迫自己睡,车偶尔停下来因为滚落的石头挡路了,得下车搬开它;中途又停了个把小时,因为前面施工爆破……我们从上午上车,车站等人等到傍晚才发车,又一直似乎是悬空坐着直到凌晨两点多总算到了芒康。我得出结论,坐车有时比骑车累,比骑车惊险!
 
但是盐井也给了我们惊喜。早上去吃早饭,点了“加加面”,先端上来的每人一个大碗,碗底就一口面和一点汤。个个面面相觑。然后两个小姑娘,一人拿两个小碗,每碗也只装了一口面及一点汤,谁吃完往谁的碗里倒,倒了又去厨房每个小碗装一口面。车马灯似的转,搞得我们有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办好。就一口面,你刚把碗端到嘴边,小姑娘已经站在你身边准备帮你加面了,只好吸溜吸溜把一口面吃完,结果碗还没放下,她就又帮你加了一口面!我们一直在笑声中吃到撑。那是最快乐的早餐!
 
后来我想,我以后的青年旅舍也要有快乐早餐!
 
八、
 
6月2日,骑行的第七天,在芒康休整了一天,团队发生了第一次分开,非人的中轴快被踩爆了,他带着车去成都修车去了。
 
因为是烂路,今天计划骑行将近50公里。翻十几公里的坡,然后下坡一直到竹卡(如美镇)。前两天受过表扬,说下坡的最高速度也能到五十几码,还沾沾自喜了一把,结果今天经历了第一次摔跤!
 
可能是自己从来没骑过这样的土路,很多情况不会处理。下坡才刚开始,在一个下坡急拐弯时,骑上一块石头,不懂处理,下意识的捏刹车,整个人瞬间磕在地上。瞬间的剧痛差点让人晕厥,特别是半边下巴重重的磕地,导致半边头钝痛。可第一反应是立马爬起来。哈哈,看来我心底极其看重面子。Eric他们在我爬起来的那刻也赶到了,赶紧过来扶我扶车。路上浮土很厚,我这一摔完全成了泥人,拍一下身上就能在空中开出一朵尘花!
 
除了下巴立马磕出了一个彩蛋,身上没有其它明显的伤,我赶紧跟自己说没事儿没事儿,同伴们也说没事儿,赶着帮忙检查车,调车。我自己偷偷卷起裤管看腿,好在戴着护膝,膝盖也只是青了一块,稍稍擦破点皮,好在穿了长裤!
 
同伴们开玩笑,“哎呀,没拍照,赶紧再去躺着拍张照!”我一笑,眼泪却流下来了,原来右下巴一磕,左下巴骨挂钩的地方像是脱钩了,笑着都疼!
 
三十多公里的下坡于是成了无限长,路越走越烂,我越骑越慢,头也越来越钝钝地痛。中途遭遇了绝美的梯田,天真的孩子,快到竹卡的时候,看到临着汹涌的澜沧江建在江壁上的美丽度假村,可我已经没什么心思了,脑袋的钝痛让我对一切没什么兴致。到目的地的时候,找了家路边的餐馆点了炒饭青菜汤,结果发现我连炒饭和青菜都咬不动!胡乱吃了些,就在路边等车,因为今天走的路少,所以还很早,希望能搭车去左贡,或者到登巴也行。可都没有成功,就在竹卡的派出所和镇政府旁边的旅馆住下了。
 
本来想在搭车中,起码也是在前进中淡忘疼痛,结果却在旅馆中让自己静静的体会这种钝痛,就尽可能找了些事儿做,洗澡洗头,把泥衣似的裤子洗了几遍,然后吃完饭后让自己尽可能早一点睡着。
 
九、
 
6月3日,今天的计划是搭车,今天要翻越两个垭口,第二个垭口是5千多米的东达拉山,路况还是一样的差,要一天翻越有些困难。我昨天摔了,今天早上起来发现半边身子疼,心里暗暗庆幸了一把,搭车的选择是对的,虽然说我很想自己骑车。有人跟我想法一样,阿辉也想骑行,就发生了团队的第二次分开,阿辉把两个前驮包扔给我们,先行出发了。
 
好不容易花高价搭了个走一段路就要找个水管冷却发动机的小破货车去左贡。在离东达拉垭口还有10多公里的时候,遇到了在风雨中前进的阿辉,赶紧捞他上来。
 
翻越垭口的时候遭遇冰雹,坐在后车斗里的一班农民工就露天坐着,心里有些难受。因为车很破,就算我们四个人挤在司机后头的座位上,同样冻得不行,无暇顾及别人了,何况那个包工头型的人上车的时候极其不礼貌。我只盼着早点到左贡,左贡往后的路就好了。
 
车下到东达拉脚下的时候,看到一辆很新的东风大卡车翻在路边的河里面,受点轻伤的司机像鸟儿一样蹲在翻过来的车门上,神情很呆滞,后来一打听,说是开着开着打瞌睡了,就开到河里去了。心里为他暗暗庆幸,要是在山崖上打个瞌睡那还得了!结果两天后从然乌出来的路上,一同出发的南京老头队,其中一个队友竟也是同样的原因,摔到路基下去了。骑自行车骑到睡着了!一样,好在不是在山崖上!
 
终于到了左贡,整个旅途中我第一次哭了,哭了半个小时。
 
Collins选的旅馆,定了两个标间,我想住单间,就跟老板娘商量。Collins想是生气我改了他的决定,态度很恶劣,冲出来大声说“想住单间自己付钱,可没人为你打地铺!”而后气冲冲地进进出出几次。当着老板娘的面我都差点眼泪流下来了,还是坚持看了三人间和单间,然后和Eric他们商量,三个男生住三人间,我住单间。Collins气哄哄地搬东西,我自己回到房间后就忍不住哭了,我住单间时除了非人在的时候自愿打地铺,都是我自己付的钱,我干嘛来骑车啊,我干嘛被人这么指责啊,车都是我自己骑过来的也从没提过什么特别要求,不骑了算了……如此这般的想了一遍,委屈地流了半个小时的眼泪。
 
哭完了,洗了把脸,就去叫他们吃晚饭,吃饭的时候,Collins向我赔礼道歉,说“小阿姨,我就是性子急,嘴贱,你别往心里去!”一听这话,委屈劲又来了,又想流眼泪,赶紧撇一下嘴,挤了个笑脸说没什么没什么。
 
于是,我的骑行继续。
 
十、

6月4日,今天从左贡到帮达,一路沿河而上,缓坡为主,总共骑了108公里。

今天骑行已经没什么特别的心理反应了,只是想着骑吧骑吧。不象刚从丽江出发的头两天,对车不熟,路不熟,对骑长途没感受过,对骑长坡不知道怎么调适,一切都让自己紧张,这会儿呢,经过了白马雪山的艰苦,无休无止的长坡磨练,对爬坡起码不会怕了,反正总得爬完;也摔过跤了,痛到咬不动青菜豆腐,觉得最坏也就摔跤吧,慢点骑摔得总不致于太严重,看来自己达到了“死猪不怕烫”(这是在路上碰到的一个柳州骑友老朱的网名,老朱特别好玩,什么时候得好好写一下他)的精神状态了!

一出左贡城,在兵站门口遇到几个兵哥哥在买早餐,结果一条大狗一下窜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冲到我脚旁了,我下意识的狂踩,好在兵哥哥发现了,及时叫住了兵犬,要不我踩死也玩不过它呀。本来就逃得“呼哧呼哧”狂喘,又遭遇一个上坡,骑到满身是汗了,在坡顶遇到阿辉他们在脱衣服了,我怕下坡会吹得冷,没敢减衣服直接冲下坡。或许是给我紧张的逃跑的同情吧,下坡一转弯就遭遇了美丽的河滩,应该叫玉曲河吧,河滩在晨曦中很美很美,水特别清,河滩很广阔,远远的山边有民居,我在想,住在那里的人知不知道他们住在仙境一样的地方呢?

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下起雨来了,又一会儿就遭遇了小冰雹,于是一直在换冲锋衣换防雨鞋的停顿中。其实我想那不应该叫冰雹,顶多也就是我们家乡冬天下的雪子,小粒小粒的,打在脸上还是有点疼的,但是感觉却很好,觉得那像是神秘的雪山跟我们亲密接触的小使者,那是怎样的一种亲昵,呵呵。

中午冲到田妥镇的时候,把冲锋衣脱下来发现里面的棉衣湿透了,我想大部分是身上的热气散不出去的缘故,看来还是不应该穿棉衣,棉衣外面的布料不透气。在吃饭的店里,坐在灶台前把衣服手套都烤干,下午可以舒服一点。

下午我遭遇了这次骑行的第一次爆胎,在一个小下坡的时候,突然间我觉得车头晃得厉害,就问旁边的Eric是不是正常,是不是螺丝松了。Eric也没注意到我的车胎,因为路比较烂,以为是路面原因。差不多同时我看到前胎瘪了,才意识到肯定是车胎扎了。然后下车补胎,专业车手们,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本来想借机休息一下都不过瘾。

路上一直遇到一些草坝子,总会看到胖乎乎的田鼠或是旱獭,看它们慢吞吞,满身流油的样子,真想跑去抓,一路想着那该是多好吃的野味啊,看来我真是被馋坏了!

一路上总会想到妈妈爸爸和“独杀鸡”。

十一、

6月5日,我已经不记得我们骑了多少天了,有时候碰到开着越野车走滇藏的旅人会有种错觉,觉得自己天生就是骑车的,把自己是头次骑车旅游忘得干干净净了。可是怒江72弯把我拉回现实。如果白马雪山是爬坡的恶梦,那么下怒江山是我下坡的恶梦,咬着牙坚持一点点的下着坡的感觉比一点点的爬坡更可怕。

早上从帮达出门的时候,全副武装,好冷,嘴里还呼着白气呢。结果骑不了2公里就热得减衣服,一直的上坡,可着劲儿爬吧。快到业拉山垭口的时候,又冷得加衣服,只觉得风“呼呼”的,我想可能是刚好几个山口形成穿堂风吧,其实那是警示了,像恐怖片里面的背景音乐,音乐越诡异片子越恐怖。

那是一段盐井的乱石路加类似竹卡下坡时的几倍的浮土,再加上都是急转的,烂得不能再烂的路,用什么字形容呢?其实用怒江山的“怒”字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那是一条怒了多少年的路了,日本鬼子曾经花了很多发炮弹来炸它,因为它是二战时国际援助陆路的生命线。

不知道因为我是女生还是因为体积比较浓缩,我对高海拔没什么太强的反应,骑上坡我坚持坚持慢慢的可以到队伍前面去了。先到达垭口,不敢太久休息,风太大怕吹出病来。看Eric他们到了,我打个招呼就又先出发了,多少为下坡争取点时间,这帮专业车手们下坡不要命的快!当看到怒江山一面的路线的时候,更不敢停下来了,我怕我一停,就再也不敢下了,才想起Collins的话,“能活着下完怒江72弯是今天的目标”,那个路线画面看着都从心底里发凉!

前一段我还敢以接近20码的速度下着,越来越慢,最慢的时候可能只有5码,简直比上坡还慢。真的不敢骑,骑一公里我都会高兴少了一公里了。前一段只是路面差加急转弯,路上全是石块,只能是自己挑着看上去石块小一点的,稍平整一点的冲着,骑着骑着,石块不见了,全埋在浮土中了,车胎都埋在浮土中了,根本不知道浮土中有什么。手一直捏着刹车,又酸又疼,又不敢放松,全副心思在龙头上,车胎一直晃着,我不知道有多少次险情,多少次差一点摔着,下坡下到害怕地直想哭。

43公里,我简直是一寸寸熬过来的,一直在心里对自己说,别人可以我也可以的,能自己走完,走完不摔跤就是成功了;不能急躁,不能害怕,这些都没用,急躁害怕也得自己走完;也别在乎他们会埋怨走得慢了,总之安全走完就行了,一寸寸走,总是走一寸少一寸,总能走完的……

我一路走一路这样鼓励着自己。虽然慢,虽然怕,还是自己骑下来了,没摔跤,除了有车开过时,扬起的浮土遮住一切,被迫跳下车以外,很多很艰难的路面我都坚持骑过来了,到快到山脚前,在一个小卖部吃泡面,我的手都累得直发抖,特别是受伤的大拇指甚至开始疼,心里还在后怕不已,但是我特别高兴,高兴地跟伙伴们说:哈哈,我没摔跤 

十二、

6月6日,这是轻松的一天。上午打了个长安之星,把我们的车都装上,花了150元,把我们拉到安久拉垭口,从垭口一路下坡20多公里到然乌。安久拉垭口很美,雪山环绕,一个大湖边上有很多耗牛,只是很冷。快到然乌的时候,过一个沿山壁而建的隧道,很长很长,绕很多弯,路况很差,看到拉在顶上的铁丝网上都是坠落的石块,我没敢停留,一直快速的下到底。随后的几天,听说南京老头队中的一位最年长的,在隧道里摔了一跤,摔得不轻,我暗自庆幸,我要是再摔,可能又要花时间找回自己好不容易在怒江72弯重新找回的下坡的勇气了。在进然乌的桥上等待同伴的时候,看到另一条叉道通往察尔,有块牌上写着禁止外国人进入察尔,我几天以后才弄明白这是为什么。

这一天值得记下来的是,一呢,我把眼镜落在住地儿了,虽然眼镜很烂,很早就想把它丢掉,但是在这样的地方丢失还是有点不知所措,没地儿再去买一副。Eric把他的其中一副借给我戴,我戴上后才知道原来眼镜很重要,两副不同的眼镜完全不同的世界,呵呵,被取笑了一把,在这里谢谢Eric的眼镜!

第二件事儿是到了然乌后,大家进行了一次车的修整。因为头一天下怒江72弯的时候,Eric爆胎,前胎外胎都割了一道口子,当时只作了简单的处理,今天用鱼线给外胎手术缝针。我不会这些技术活儿,就把自己的车去洗了个干净,我的泥车又变得漂亮了,只是好多地方都划坏了,手把也破了,我可怜的车儿!

第三件事儿是,然乌湖真的太美了,太美了! 

十三、

6月7日,跟南京老头队一起从然乌出发,开始一直沿着然乌湖,一直在美丽中骑行,静静的湖中映着峻峭的雪峰,湖水自近而远渐变着色彩,它们似乎是各自美丽着,但又融为一体的纯净神秘。拐一个弯会遭遇静谥的藏寨,有一段竟有白白的沙滩,看到几辆越野车应是敌不住这样的美丽,穿过小树林直接停在滩边,人们纷纷在湖边留影,都想留住这种震摄魂魄的纯美吧!周围安静得甚至感到有些神秘,我连赞叹都不舍得,怕是会打破这个静谧,我想着我是怎样的幸福心情穿越这段美丽啊,真希望一直都没有尽头!

然乌湖应该就是尼洋河的源头,接下去两天,我们一直沿着美丽的尼洋河,让我觉得我一直没离开然乌湖,她甚至一直流在我心里了。

昨天下午吃完热乎乎的泡面后骑了半个多小时,肚子不再疼了。眼前的风景也变得越来越好了,很长一段路,我们都是在树荫下骑着,有时两边都是高高的松树,有时是像樟树一样的大树,最奇怪的是有时候尼洋河的两边竟然完成不同的两种树种,一边是高高的松树,没有一棵阔叶树,一边却都是阔叶树,没有一棵松树。呵呵,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

然乌湖的水一直跟着我们,那就叫尼洋河了吧,水的颜色很好看,应该是富含矿物质,有时候拍在大石头上摔出很多白色的水花,在空中兴奋的打几个转,又欢快地跃入奔腾的河涧中。一路上除了湿漉漉的绿色,也从不缺美丽的雪山,偶尔一回头,发现后面的一片云雾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了,露出看上去也是湿漉漉的雪山,羞羞的正偷偷看着你呢。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为心情,这段路上看到的雪山让我都觉得她们是女性,都柔柔的,都温情脉脉的,那种美竟是让人心疼的美!

一路上看到这些小花让我一直在幻想,我可不可以把她们带到平原去安家,她们让我感觉是属于平原的,可那么坚强地灿烂在高原上,灿烂在雪山下。

有时候看到路边厚厚的松针就会以为是在家乡呢,好像我从来没离开过家乡一样,还像小时候一样可以拎个簸箕去扒松针回家当柴火!

十四、

6月9日,今天的计划是从波密到通麦,总行程90公里。

昨天慢悠悠地骑了40多公里到波密,时间还很早,非人也还没到。非人到成都修车,然后再搭车到波密跟我们会合,我们戏称他一次走了滇藏和川藏两条线。

等我上网回去的时候,找不到我的车了,呵呵,Eric和阿辉帮我带车到车行去调花鼓去了。非人和Collins跟着网吧老板去买了有名的鱼回来,去餐馆加工成很大的一盘酸菜鱼。其实这一天跟休整也差不多,骑了不多的路,又有大把时间休息,把所有该洗的衣服都洗了一遍,感觉很轻松,这样的骑车旅行一点都不累,我当时想,这样我可以骑上一年也不会觉得累,呵呵。结果两天后,过了八一镇,一队人就开始狂骑,每天一百多公里!

早上从波密出发已经快九点了,我骑上车的时候,发现调整过的车骑起来轻了不少,顿时高兴起来,Eric说你可以换着大盘来骑一下。我一路都没用过大盘,调了花鼓后发现大盘也不重,就开始一路狂奔,路也还不错,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差不多保持在30码的速度骑行,跟我骑在一起的Eric说,今天老板娘疯了!

波密城里面就可以看到好几座雪山,我都不知道她们的名字,但是觉得生活在这样有山有水的雪山脚真是件令人羡慕的事儿,一路骑一路想着,突然一偏头,发现路边竟然时不时就出现一棵大桃树,我从小就狂爱吃桃儿,但是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桃树,有些可能要两个人才能抱得过来,上面结了小小的可爱的桃儿,有些结得满枝头都是,我就开始幻想,要是在桃熟的时候骑在这条路上那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儿啊,呵呵,肯定会被烂熟的桃砸中脑袋!然后搓吧搓吧,再把桃皮撕一下,就放到嘴里,肯定满口的清香和甜美!

正想着的时候,跟老朱的柳州队遇上了,除了老朱,另两位队员都年纪很大了,但是骑车超猛!不知道我在他们的年纪是不是还能一样骑车。我想不管我到什么年纪,反正要一直这样骑下去,一直这样快乐下去!

通麦很小,一不小心就骑过了!好在老朱出门把我们叫住了,大家一起住在一家旅舍里。晚上Eric请我们吃鸡,一吃鸡就想爸爸妈妈了!

十五、

6月10日,一早起来竟然下雨,吃完早饭雨还是没有停,问老板要了些瓜子,边嗑边在门口等天晴。因为通麦有天险之称,路超烂,最怕下雨,下雨骑车烂泥会把挡泥板与轮胎间塞得满满的,骑不动为止。于是大家商量,能拦到车就搭车。

快中午的时候终是搭到车了,把八辆车都放大巴顶上了,其实那会雨小了,因为有盐井到芒康的搭车经历,有点不情愿搭车,但是这是大家的决定。不过这回车上好很多,放好包以后,大家都还有位置坐,就是车上的味道实在不敢恭维。
但是等到车到了色季拉山上的时候,老朱和老谢嚷着把车拆下来,准备冲下坡,周边都是雪,灰蒙蒙的,又没好风景,就给自己找个借口,别为了在山顶拆车让整车人等着,于是就丢下老朱和老谢冲坡,我们赖在车上一直到八一镇。
后来老朱告诉我们一个故事,他们碰到骑得异常艰苦的南京老头队。老朱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问老朱是不是自己骑上来的,老朱嗯啊了一下,含糊地应了一下。老头一副很不屑的表情说,我都看到你们八辆车在车上了,你们这算什么本事啊!老朱嗯嗯啊啊了一下,灰溜溜地走掉了。
 
呵呵,南京老头还是有他们可爱的一面,在拉萨时,去邮局寄明信片,碰上他们,其中有一位竟是满眼的怜爱地对我说了一句,你不想家吗?
 
靠!我就开始没完没了的想起家来!
 
 
十六、
 
6月11日到6月13日,昨天搭车150多公里到林芝的八一镇,林芝很美,果然是西藏小江南,竟然看到大片的婀娜柳树,但是大家好像没有心情看这些了,离拉萨越来越近,昨天又搭车一天,实在被压抑得不行,于是一路狂奔,第一天从八一镇到工布江达,133公里;第二天从工布江达到松多,100公里;第三天从松多到墨竹工卡,翻越5013.25米海拔的米拉山,还是骑了112公里。
 
6月14日,一路狂奔。下午就到了拉萨了,结果车胎跟我的心情一样烦躁,一过拉萨大桥就开始爆胎,一路补胎到布达拉宫,在布宫前大伙合影,笑得各怀心事儿,了了合影这档程序,又在布宫前开始补胎,团队总共爆胎共5次!
 
于是开始在拉萨游走的日子,除了去了一次纳木错,全把时间花在八角街和仓姑寺了。那时候唯一的感觉是我把自己弄丢了,朋友笑我也不免俗,也有旅游综合症,我没法儿申辩。一直到跟朋友一起在拉萨有了自己的青年旅舍,我终于在这片风马飞扬的地方,找回自己平静的心了。
 
去风马飞扬的地方!
 
那里的有一种震憾,那里有一种感悟,那里有我的梦想,那里有平和的心和快乐的自己!
 
我的青年旅舍,名字叫:风马飞扬青年旅舍。
 
骑车去拉萨
(我的拉萨,我的风马飞扬)
0

本文转载 " "

原文地址 " "

相关文章!
  • 西藏是诗和远方,多少钱才能抵达?
    - 阅 849

      Hello,Tibet *西藏是你de诗和远方* 人,这一辈子一定要去一次西藏。到了那里,你才会感受到:天究竟有多低,云离你有多近,还有人对信仰最虔诚的崇拜……   西藏是很多人向往的神圣之地,也是修身养性,亲近大自然的“第三极”,那么,到西藏旅游一次的

  • 罗乔节,西藏最有趣的节日 | 匪夷所思?竟然在夏天庆祝丰收!
    - 阅 773

    林芝在整个西藏来说都是非常独特的存在, 因为每年林芝地区的新年是西藏乃至全国最早的新年, 而西藏夏秋最重要的节日, 林芝也是过得最早的! 这几天,林芝米林县的很多村庄都已经过了罗乔节了。 啥叫罗乔节? 其实就是西藏最著名的“望果节”

  • 当天预约当天参观!近期布达拉宫票源不紧张
    - 阅 695

    为了减少对土木结构建筑的人为损害 布达拉宫每天的参观人数都有限制 很多游客担心买不到门票 一大早甚至半夜就来到布宫门口排队等候 对此 布达拉宫管理处工作人员表示 现阶段票源不紧张 游客预约门票无需半夜排队 6月13日,记者了解到,目前,布达拉宫每天的

不用想啦,马上 "登录"  发表自已的想法.